抗議香港政府屈服IMF「勞働力市場靈活化」
「施政失誤,貧富懸殊,還政於民,改善民生」


正當金融危機之中,香港市民舉行零九年七一民主大遊行。現在環球金融危機,是全球性破裂關於新自由主義(市場絕對主義),那是九十年代以來覇權國家通過國際貨幣基金組織(IMF)等推廣向世界。對伊拉克戰爭等以武力維持霸權,另一方面該新自由主義在環球擴大貧富差別,而創造新貧窮階層。在香港也,領匯上市而私有化公家資產,試圖施行銷售稅,地產財團的投資優遇等等,施政失誤。新自由主義的特性是一方面這樣冷待弱勢社群,其他方面促進「睹場資本主義」。價值遠超由打工仔和弱勢社群的勞工所成的實質經濟,作為可疑的金融商品飛來飛去全球,但是世界弱勢社群才是那市場破裂的最大受害人。在美國前年發生次級房屋信貸危機,接著去年雷曼兄弟破產等的影響,波及到現在香港市民的生活。


主辦團體民間人權陣線提倡主題如「施政失誤,貧富懸殊,還政於民,改善民生」是當然的。但是諂媚國際通貨幣基金組織(IMF),又依偎教條如「大市場小政府」的香港特區政府無能力解決基層市民大衆的生活貧窮。政治方面,以中央為主的特首曾陰權,忽視市民訴求平反六四,因而普選許諾也不能確信的。因為在澳門那政府強行二三條立法,導致民主退步。就是說,做澳門先例之後,香港普選施行同時,以交換條件可能陰謀立法香港二三條,而企圖普選效力減弱。一定要破壞任何威逼利誘的政策。必須盡快施行普選,全港每各市民要一票對抗万票的壓力。


排斥留宿家庭傭工於最低工資條例的政府決定,是可能違反國際公約而天地不容。又破壞菜園村的港深高速鉄路事業,是地產財團單方面優遇的官商勾結,就是不公平政策要重新考慮。今次大遊行的訴求更多,公務員反對「3+3」聘用制度及外判工作,領匯持續加租問題,要求新聞言論自由,反對「大學生實習計劃」,居留權問題等等多的團體個人表達多元的主題。七万六千人參加。今年也不同創造新詞出來如; 「勿當奴」,「死都要普選!」,”Dead Anxious for Universal Suffrage!”,「不能再拖,支持2012普選!」,「小心煲呔」等等。


國際貨幣基金組織(IMF)的去年二月五日發表香港報告透露「該組織(IMF)長期支持了特區政府採用鎖售稅,另外建議特區政府探求其他手段如增加薪俸稅而促進稅收」。該報告強調「勞働力市場靈活性」的重要性如「勞働力市場的靈活性完成了樞軸的任務於香港經濟調整」。接著建意特區政府採用「其他手段代替最低工資立法,而保持平衡在工資靈活性與保護工人之間」。此外去年十二月一日發表的該香港報告勸告香港「要增加医療融資私有化」,而且「有的公共服務要收費」。


對抗政治壓力和新自由主義的攻擊,我們市民大衆會集結多元性訴求由多元的團體個人。我們不容「大魚食小魚,小魚食蝦蟆」的社會。「在地行動、全球思維」(think globally, act locally)獲得一票,反擊万票的壓力。